客服热线:

TOP

RSS
摄影师记录:500位各式各样令人惊艳的女性
[ 编辑:mop | 时间:2018-01-29 23:42:17 | 来源: | 作者: ]
 

  

  罗马尼亚艺术家玛依拉.诺洛克(Mihaela Noroc)花了四年时间环游世界,完成了她的新摄影集 《 The Atlas of Beauty》。

  这一切都始于2013年,罗马尼亚摄影师玛依拉.诺洛克(Mihaela Noroc)当时正和丈夫一起访问埃塞俄比亚。在这个非洲国家里,她被当地女性多样化的美丽深深震撼。诺洛克在为她新书《The Atlas of Beauty》举办的柏林摄影展活动上说道:“我当时正在给这些女人拍照,她们每个人的美都和我之前看到的不一样。我反应过来,为什么我之前从没看到过这样的女性照片呢?”

  

  这位现年31岁的摄影师在五年前发现,我们对女性美的定义还停留在非常单一的阶段。这种多样性的匮乏促使她花了四年时间环游世界,最终为我们带来了这本摄影集。影集里收纳了500幅来自世界各地的女性的人物照,并为每幅照片配上了讲述主人公的小片段。

  从埃塞俄比亚返程之后,诺洛克带着热切的希望回到了她的家乡布加勒斯特 —— 她想拍遍地球每个角落里的女性。于是她攒够钱,踏上历时14个月穿越30个国家的旅程,从北极到中国再到俄罗斯

  “是我对美的看法发生了改变。” 她面对着50名涌入某个柏林小村庄的观众讲道。“如果在谷歌上搜 ’美女’,弹出来的一般都是非常雷同又狭隘的照片,不出意外的话,你搜到的照片里会是位蓝眼睛的朱唇微启的金发女郎。”

  

  “为什么会这样?我见过各种各样让人感到惊艳的女性 —— 她们有不同的年龄,不同的种族,但相同的是她们都非常美。这些女性的照片是不多的,男性面对拍照可能会很从容,但是当我们想为女性拍照的时候,她们会因为自己没化妆或者觉得自己不够美而拒绝。”

  诺洛克决定坚持自己的计划。她在 Indiegogo 上发起了众筹,最后筹得50000美元,她继续环游世界两年,并出版了她的作品。除了欧洲,她还去了伊朗、中国西藏、朝鲜、东南亚、澳大利亚、新西兰、南太平洋和部分南美地区。

  诺洛克说,她花大把的时间在街上游走,然后像突然受到某种召唤一般,她会想去拍摄某个人。然后她走向她们,尝试搭话。有时,诺洛克只需要几分钟便能捕捉到拍摄对象最自然的那一帧。有时,她甚至会花几天的时间和拍摄对象接触,以获得她们的信任。“我会努力让拍摄对象把镜头当作一个人,这样镜头下的女性会更自在、更放松。”

  

  诺洛克拍出来的系列照片综合了各年龄段、各种背景的女性,照片里的她们都散发着一种清澈平静的魅力,目光凝视着观者。照片里的女性有的站着、有的坐着、有的在做饭、有的正骑在摩托车上、有的在演奏乐器,有的在工作;她们之中包括在以色列、巴勒斯坦、朝鲜、印度和乌拉圭工作的警察和安保人员,还有店主、消防员、冲浪运动员、母亲、女儿、朋友以及其他形形色色的社会角色。

  诺洛克提到:“每个地方对美的理解也非常不同,在某些地方,如果一个女人端庄、安静而内敛,她就是美丽的。而在一些其他地方,只有在大众视野下穿着暴露的女人才算得上美。这无疑是种巨大的压力。” 对于诺洛克自己而言,她照片下的女性只因自然而美 —— 没有人工痕迹,不需要特殊服装和妆容。“在我的书里,你能看到自由。这些女性呈现出来的正是她们自己想表达的样子。”

  以下是诺洛克新书 《The Atlas of Beauty》 的一些节选。

  

  奇奇卡斯特南戈,危地马拉 —— “玛丽亚 (Maria) 是一位在小镇市场里工作的蔬菜摊主。她一看到相机就会害羞。”

  

  亚马逊雨林,厄瓜多尔 —— “越来越多的亚马逊部落开始在日常中穿着现代服饰,但他们还是会在重要场合穿上传统服装。我镜头里的这位年轻人正穿着她婚服。”

  

  巴黎,法国 —— “她是有着波兰血统的比利时人安雅 (Anja),她的梦想是参加残奥会。安雅出生在波兰,天生没有右腿。她妈妈把她遗弃在医院,恳求医生帮忙照顾她。一个比利时家庭收养了19个月大的安雅,她在新家度过了愉快的童年。 ”

  

  柏林,德国 —— “安纳斯 (Anais) 的妈妈是马里人,爸爸是法国人。当她在马里的时候,周围的人把她当成白人;而当她来到欧洲的时候,她则被认为是黑人。在安纳斯眼里,自己既是非洲人也是欧洲人。”

  

  米兰,意大利 —— “卡特里娜 (Caterina) 从三岁开始跳舞,妈妈芭芭拉 (Barbara) 非常支持她。可是在她们居住的小城里并没有学习芭蕾的环境,于是芭芭拉抛下丈夫和儿子,独自带着卡特里娜来到米兰。在这里,她的女儿可以尽情追逐她的梦想,步入世界顶级舞蹈学校。”

  

  四川,中国 —— “这位是我遇到过的最优雅的女性之一。这是一名有两个孩子的藏族母亲,她住在偏远的乡村里。这张照片里的她,像极了我登门拜访时,她为我开门那一瞬间的样子。她一直在打扫屋子,也一直带着她的首饰。”

  

  伊斯坦布尔,土耳其 —— “我在旅途中遇到了很多觉得自己一点都不美的女性,但其实她们都很美。社交媒体对美的单一呈现深深地影响了很多人的审美,并且给人以 ‘一定要服从这种美学标准’ 的无形压力。皮娜尔 (Pinar)是个例外。她是土耳其裔塞浦路斯人,梦想是成为剧场演员。为了这个理想,她从塞浦路斯搬到了土耳其,努力工作最后成功实现了梦想。在舞台上,她非常享受扮演各种各样的角色,而在现实里,皮娜尔只享受做自己,洒脱又自由地活着。 ”

2
Tags:女性 摄影师 记录 各式各样 责任编辑:mop




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上一篇“末日时钟”拨快30秒 人类距离灭.. 下一篇“四”字第二笔咋写?一年级语文..

相关文章

相关栏目

最新文章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

相关系列

女性 摄影师 记录 各式各样